• <rp id="t1vkf"><meter id="t1vkf"><strike id="t1vkf"></strike></meter></rp>

      <cite id="t1vkf"><pre id="t1vkf"></pre></cite><tt id="t1vkf"><form id="t1vkf"><label id="t1vkf"></label></form></tt>
    1. <video id="t1vkf"><nav id="t1vkf"></nav></video>
      <tt id="t1vkf"></tt>

        <cite id="t1vkf"><form id="t1vkf"></form></cite>
        <rp id="t1vkf"><meter id="t1vkf"><strike id="t1vkf"></strike></meter></rp>

        国内

        国内

        首页  / 新闻 / 国内

        中缅边境“Z世代”的抗疫担当

        (抗击新冠肺炎)中缅边境“Z世代”的抗疫担当

        中新社瑞丽11月17日电 题:中缅边境“Z世代”的抗疫担当

        中新社记者 韩帅南

        瑞丽市地处中国西南边境,三面与缅甸接壤,边境线长达169.8公里。特殊的地理位置,加之新冠肺炎疫情在境外持续蔓延,让瑞丽长期处于疫情防控的高压之下。在抗击疫情过程中,当地一群“Z世代”快速成长,面对重重困难,毅然肩负起守卫国门的重任。

        “我想好好看一看瑞丽”

        今年8月底,21岁的秦瑶刚从昆明市卫生学校毕业不久,就被紧急招进了瑞丽畹町乔瑞水泥厂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点。

        “之前我只在网络上看到过瑞丽的美景和风情,这次看到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点的招聘,毫不犹豫就报了名。”令秦瑶没有想到的是,看到招聘后的第3天,她就登上了前往瑞丽的汽车。

        到瑞丽后,秦瑶立即投入工作,为隔离人员做核酸检测,帮他们分配房间并进行安置等。为了不让父母担心,她一直没有告诉父母自己真正从事的工作。

        “刚开始还有些忐忑,但我适应得很快,只要严格做好防护措施,就能把风险降到最低。”秦瑶笑着说,“我虽然经验还不丰富,但我学得快、精力充沛,工作时都是冲在前面。”

        秦瑶最大的愿望,就是在疫情结束后能在瑞丽好好逛一逛。瑞丽,是她向往和想要守护的地方。

        “守护祖国边境让我自豪”

        “第一次站在界碑旁,有一种说不出的自豪感。”在边境一线参与值守的22岁瑞丽民兵李龙告诉记者。

        李龙所在的广双竹棚3号执勤点,距邻国村寨不到10米。他和其他三位民兵共同守卫着300余米边境线,每天都要在这段路上来回巡逻50余次。

        同龄人早已习惯了手机片刻不离身,但值守时李龙一天都不会触碰手机,“我们在巡逻时要聚精会神,回到执勤点才能稍作休息,但也不能放松警惕。”

        “站在边境线上,我身后就是家园,就是国家。守边,就是保家卫国!”来到边境线仅仅一个多月,李龙就对“家国情怀”有了切身体会。不善言辞的他在讲出这句话时,腰杆挺得笔直。

        “我像螺丝钉一样‘铆’在瑞丽”

        1995年出生的赵素莹从云南中医药大学毕业后,就加入到瑞丽市中医傣医医院成为一名康复治疗师。

        2020年5月,瑞丽市中医傣医医院成为新冠肺炎定点治疗医院。今年3月,赵素莹离开原岗位,负责起医院配餐、消杀、物资保障等工作。

        “其实我很想念原本可以发挥我专业本领的岗位,但现在负责的后勤保障工作更加重要。”赵素莹说,来自各地的医护人员会分批支援定点治疗医院,而她就像螺丝钉一样“铆”在医院,帮助每一批支援的医护人员尽快熟悉情况、投入工作。

        提起自己的父亲,赵素莹充满愧疚。“今年6月,父亲从老家腾冲来看望我,但很快就遇上了‘7.04’疫情。”赵素莹回忆,当时自己被紧急召回医院,父亲则留在瑞丽居家隔离。“那时父亲还不会在手机上采购物资、线上申报等,而我已经进入闭环管理,只能拜托邻居尽量帮他。幸好父亲进步很快,现在手机上的各种操作都学会了。”

        瑞丽市中医傣医医院院长马建松介绍,该院近半数医护人员都是与赵素莹一样的年轻人,“他们有朝气、能吃苦,在这次疫情中,他们跟随援瑞专家组不断学习,成长特别快。”

        在瑞丽的各行各业,还有更多“Z世代”的坚守,为疫情中的瑞丽注入活力、带来希望。(完)

        猜你喜欢

        又爽又黄又无遮挡的视频